上海工商经济进修学院关于灾区募捐的安排通知,定于本周六上午9:00在校大礼堂举行共同家园携手抗灾,募捐活动,望同学踊跃参加献爱心

学生会通知

·工商管理学院
·计算机信息学院
·材料工程学院
·机电工程学院
·建筑工程学院
·外国语学院
·地质学院
·教育学院
·金融商贸学院
·现代管理学院
·农技学院
·体育学院
·文学与法律学院
·艺术学院
·传媒学院
你认为学历会制约哪方面的发展?
1.工作求职
2.工资薪水的提升
3.工作职称的评定
4.工作职位的提升
5.有没有无所谓
 
 

男子高考失利致精神失常 母亲善意欺骗18年
 


一纸高考录取通知书来到面前,却不是梦想中的大学,儿子疯了。疯疯癫癫的儿子手不离书,四处投考。为让儿子“圆梦”,善良的老妈妈用谎言“欺骗”儿子18年,却不知道抱病的母亲身上带着“药箱”保护在身边。

    见到入学通知书,他疯了

    1991年8月8日,对于辽宁阜新市太平区的李辛茹一家人来说,这是个喜庆的日子,同时,也是个遗憾的日子。那一天,李辛茹大娘20岁的儿子张志江,接到了阜新市
某高校的录取通知书。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本应是个喜庆的事,可该学校并不是张志江理想中的学校,他报考的第一志愿是沈阳某学院,阜新市某高校是他的第二志愿。张志江得知,他距离报考的第一志愿的分数线只差了2分。当时,张志江心情十分沮丧,脑子受到了刺激,之后就抑郁了。

    昨天在救助站,母亲李辛茹告诉记者,张志江学习十分用功。老师和家长都认为,这个孩子将来肯定能够考上理想的大学。要强的张志江,更加勤奋,向理想的大学发起冲刺。不料,那年母亲患了心脏病,经常犯病住院治疗,影响了张志江的心情,也影响了他的学习成绩。高考时,一心向往的某学院竟然没录取他,张志江受到了精神打击。

    两天后,张志江告诉父母,他要去某学院讨回录取他的资格,父母没有阻拦,给了他往返的路费钱,张志江到位于沈阳市皇姑区的某学院“上访”去了。父母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儿子的回来,但却一点消息都没有。16日,不放心的母亲和姐姐,来到了沈阳市寻找他,那里的人告诉李辛茹,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张志江。李辛茹母女俩叮嘱称,张志江来后,请劝他赶快回家。担心儿子身上没有钱,李辛茹还留下了儿子返程的路费钱,交给某学院,母女俩返回阜新。

    又过去10多天,儿子回家了。从儿子的口中,李辛茹得知,张志江是徒步从阜新去沈阳,到了某学院后,他竟然又徒步走回阜新,原来是抑郁症犯了,意念中,使他往返阜新和沈阳之间。从那以后,张志江的精神崩溃了,抑郁而又狂躁。

    18年谎言“欺骗”傻儿投考路

    抑郁的时间多,狂躁的时间少。在张志江的潜意识中,读书是他的唯一追求,考取理想的大学,是他终身的愿望。他嘴里总是不断的叨唠:某学院,研究生。他告诉李辛茹:“妈妈,让我念书,一定能够考上某学院,一定能够考上研究生!”母亲理解儿子的心愿,也知道儿子是什么原因抑郁了。在给张志江治病的同时,尽量满足儿子的“要求”。

    张志江每天都抱着书本一个劲地看,从早晨7点到晚上点灯,爱不释手,总在叨咕着英语等课程。母亲要他吃饭,他生气了,巴掌打在李辛茹的手臂上,母亲忍耐了。李辛茹担心儿子熬坏了身体,将书本藏起来,张志江生气,离家出走到处游荡,李辛茹寸步不离的跟在儿子的身旁保护着张志江。为了不使儿子四处游荡,李辛茹将一间房腾出来,给张志江当书房。“妈妈,我能考上某学院吗?”有时清醒的儿子问妈妈。“能,一定能,我儿子是好样的,”李辛茹深知,这是安抚儿子的“谎言”,痛在母亲的心底。

    1999年,李辛茹的丈夫意外病故了,临死前,丈夫叮嘱李辛茹:“我死后,儿子就交给你了,”李辛茹含泪送葬了丈夫。丈夫去世后,政府给了李辛茹母子俩低保待遇,可李辛茹和儿子的生活却仍然困难,儿子的病并没有好转。张志江一会儿向妈妈提出,他要去北京报考某名牌大学,李辛茹答应儿子:“好好复习,明年我带你去北京报考,”李辛茹给儿子买来高考复习书籍,儿子笑了;张志江又提出“去锦州报考某大学的研究生,”李辛茹又答应儿子的要求:“好,我明年一定领你去锦州报考研究生,”李辛茹又去借来英语课本。这样的谎言一直延续了18年。李辛茹知道,这些谎言都是在哄儿子,让他潜意识中得到母亲的支持,得到心理上的满足。

    带着“药箱”寻找儿子

    犯病的时候,张志江精神情况堪忧。他多次出走,背着李辛茹去大城市“报考”研究生。2005年冬季,张志江偷偷的走了,留给李辛茹一个小纸条:妈妈,我去北京报考研究生。出去买菜返回家的李辛茹,见到儿子留下的小纸条,心脏病犯了。找到了药品服下,带上小药包,一个人去北京寻找儿子。半个月后,儿子被北京市救助站护送回家。

    2007年夏天,张志江告诉李辛茹,他要去锦州报考研究生。尽管母亲看管的很紧,儿子还是溜出去“报考”去了。李辛茹又是备足了心脏病的药品,去锦州寻找儿子,途中犯心脏病倒在马路边,被人送医院救命。第二天,病一有好转,李辛茹挣扎着离开医院,在锦州市找儿子一个星期。回到家才发现,儿子已经被沈阳市救助站护送回家。

    2009年5月,已经38岁的张志江,还不忘报考某学院。母亲的“谎言”没起到作用,儿子离开了母亲的视线,走了。这一走,就是4个多月。李辛茹又带上药品来到沈阳,并没有儿子的身影。她又去了锦州,也没有找到儿子。在阜新市周边,到处都留下了李辛茹寻儿的身影,家乡的许多派出所,李辛茹是常客。儿子这一次丢的时间最长,李辛茹想入非非,都不是好道儿。李辛茹的心脏病又犯了,倒在床边,被串门的邻居发现,才免遭不测。

    就在为儿子提心吊胆的时候,派出所民警突然造访躺在病床上的李辛茹,告诉她,儿子张志江在大连被救,让邻居去派出所网上辨认照片,确认了儿子还活着。一激动,李辛茹昏过去了。又是一番抢救,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张志江是9月12日被大连救助站发现的。那天,救助站站外救助,将正在街头上游荡的张志江送去精神病院救治。14日,病床上的张志江告诉工作人员,他叫“郭大勇”,家庭住址却说不清楚。查遍了叫“郭大勇”的人名,都不是张志江本人,工作人员再次启发,获取了真名,但他还是说不出家庭住址。最终在阜新市查到了真正的张志江,通过当地派出所核实,通知了病床上的李辛茹,却不能来连接儿子。

    救助站了解到李辛茹的情况后,安排三人于15日夜间护送张志江到阜新市救助站,与此同时,李辛茹觉得身体有好转,15日夜间启程去大连,她并没有把来连寻子的事情告知大连救助站。16日早晨,李辛茹来到大连领儿子,得知儿子已经被护送回家乡,李辛茹感激涕零,“大连救助站救了我们母子俩的性命,我不知道怎样感谢呀。”昨天下午,77岁的李辛茹,含泪告别侯玉玺站长,去阜新市救助站与儿子见面了。(文中母子为化名)(作者 庄实 满文飞)

目前还没有内容!
·外国语学院
·工商管理学院
·计算机信息学院
·现代管理学院
·金融商贸学院
·民办学历和公办学历区别
·机电工程学院
·建筑工程学院
·艺术学院
·教育学院
 
Copyright ©   www.shgsxy.org   All Rights Reserved | 版权所有 上海工商经济进修学院
上海工商经济进修学院 地址:上海市普陀新村路99号 | 设计维护:校网络办公室